教育局严打校外培训,官员回应小学生考试

教育局严打校外培训,据传华杯赛暂缓,家长们该如何应对?

何绍勇说,各地在基础教育领域推行的减负改革,虽然有些进展,但始终都是在原有体制内修修补补、治标不治本,而以往的高考改革也往往没有配套招生录取体制的改革,很难有实质成效。“只有国家层面从顶层设计上改革考试招生录取制度,按综合因素来招生和录取的时候,应试教育和分数呈现才能真正被抑制,学生的减负才能成为现实。”

已经综合国力不足,家庭了支配资源不够,再怎么喊教育改革也没用,在大环境下,学校应试教育,老师应试教育,培训班应试教育,家长也是应试教育!
图片 1

昨日中午,广元市教育局局长杨松林接到了正在成都开省人代会的市长王菲的电话。“你看看这篇文章呢。”王菲说的是昨日成都商报报道的广元实验小学5年级学生昝益帆在期末语文考试中写了一篇《我真想不考试》一事。

问题回答:

新闻回放

改革是改变思想,改变习惯是难受的!

这并非遥不可及。十八届三中全会已对教育改革勾勒出了一条完美的路径,教育部也将公布相关高考改革方案,各省也将根据具体情况来设计方案。按照要求,2017年将试点,2020年在全国全面实行。未来高考科目将减少、部分考试分值会降低,高考在录取的分值比例会下降。更为关键的是,会加入综合素质评价和学业水平测试。

问题描述:

但无学校尝试

回答:先给教育局点个赞!

1问

所以家长根本不是报什么班的问题,而是该考虑怎么培养孩子综合能力的问题!

昨日下午,杨松林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的采访。“学生能写出这样的作文,作为教育工作者,我感到很高兴,因为他实话实说,有真情实感,没有犯‘假大空’的毛病。”他说,“我也很高兴老师给了他恰如其分的分数。说实话,如果放在前几年课程改革之前,有可能有的老师就会讲,这样写不对——这说明我们老师的思想观念也在转变。”

但是所有人都要明白,综合素质教育时代来临了,国家不在需要书呆子了,这才是方向!
图片 2

他也承认,由于各种原因,目前改革遇到了许多阻力。“就以考试为例,我们鼓励包括开卷在内的多种形式,但到目前为止,尝试开卷的学校很少。我们也提倡口头作文好多年了,因为这种形式更能考出学生的语文综合素质。但遗憾的是,还没有一所学校在期末考试中采用这种形式。因为口头作文考试组织起来很麻烦,如果一个学生考10分钟,一个班50个人,考下来老师遭不住。学校、老师和家长也更习惯书面方式,觉得快捷方便,结果更直接。”成都商报记者 王冕

其实教育改革的呼声和一些小的动作已经好多年了,只是没像现在既教育考试改革,有老师体质改革,既教学内容内容改革,又培训机构改革!所有的改革都在向着一个方向:综合素质

《我真想不考试》火了

但现在很多学校期末还是见分数。何绍勇认为,原因是为了将来能上好高中,上好大学,为此,从小学开始就按照升高中、升大学的方式来教学,来考试。这个应试教育的弊病“始终纠正不过来”。

何绍勇已经不记得省教育厅为此下发过多少次文件,组织过多少次检查,想要抑制住“应试教育”,改变目前以分数论英雄的局面,减轻学生负担。但这些文件和检查似乎最终都变成了“猫鼠游戏”,“检查组一走,学校照样那样搞。”

据他介绍,小学实行课程改革后,考试的方式和次数已有了改革。以语文科为例,目前实行的是学业水平监测,学生在课堂上的表现、作文完成情况会和期末考试成绩汇总在一起,形成学期综合评价。而在书面考试中,“像一个字多少画,一个字有多少读音这样死记硬背的考题也早不被提倡。”

就连何绍勇本人也无法逃脱这样的尴尬。“我的孙辈也有正读初三的,也是经常学习到很晚、考试压力很大”,他坦言,“不这样没办法”,“未来要参加高考,必然会有淘汰,现在不争分数就会被其他同学淘汰。”

数个文件治应试教育

最晚到2020年

为啥学生压力这么大?

昨日,省教育厅分管基础教育的正厅级巡视员何绍勇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专访,回应了这位5年级小学生的忧虑。他认为,在2020年全国范围内实施新的高考[微博]改革方案后,中小学生的考试压力就能明显缓解。

这篇作文标题看似“离经叛道”,不过,学校语文教研组老师却一致给出了29分的高分,仅仅因有错别字,距离满分仅1分之遥(成都商报昨日报道)。校方表示,昝益帆获得高分,是因为他有一个另类的思维,鼓励学生与众不同的思维。

围绕高考指挥棒

就拿昝益帆作文里提到的期末考试来说。省教育厅也早有要求“义务教育阶段考试成绩要以等级呈现”。这样做的目的是要求老师、学生没必要争一两分。用分数呈现的方式,就会导致89分的学生要争90分,99分的还要争100分。“就为这一分,把老师学生都争得筋疲力尽。”

但这样的困局并非无法破解。

用这三种方式提供给学校作为录取依据的时候,应试教育就没有空间了,素质教育就推开了,学生负担就自然减轻了。

而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是合格性考试,对学生来说压力不大。综合素质评价也并非老师毕业前写的评语或鉴定,而是目前已纳入学生电子学籍管理系统的“成长记录”。学生的特长、闪光点、优势,在成长记录中是不能更改的记录。

“‘考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我真不想考试。没有期末考试,学生们都开心,快乐,没有一个愁眉苦脑(注:应为‘脸’),有了期末考试便使全世界的小学生都得了‘忧郁症’”,广元市实验小学五年级小学生昝益帆的一篇名为《我真想不考试》的考试作文一时间火了。

结果好比“猫鼠游戏”

不仅如此,应试教育还衍生出了一条培训的产业链,“即使学校不搞,培训机构也会搞,学校不搞,家长还会闹”,前不久金堂一所小学不补课还引发了家长们的联名反对。

从义务教育到普通高中都被应试所左右,围绕着高考指挥棒和分数打圈圈。“应试教育现在是人人讨伐却又人人学习,人人反对而又人人参与”,这样的怪圈正是当前基础教育面临的最大尴尬。

广元市教育局局长

何绍勇预计,“最晚到2020年”,昝益帆们就能明显感觉到变化,未来考试将不再那么面目可憎,而会成为鉴定自我能力、实现自我成长的一件“快乐的事”。

在何绍勇看来,原本义务教育阶段的考试并不应该有如此大的压力。他分析说,目前中小学的考试分三类,一类是老师用于教学、教研分析研判的考试,这是老师改进教学的辅助措施,原本并不会对学生带来压力;还有一类是类似高中的学业水平测试,这是一种达标考试,压力也不大。第三类是选拔性考试,即淘汰性考试,例如中考[微博]、高考。

“有了期末考试便使全世界的小学生都得了‘忧郁症’。”五年级小学生昝益帆的考试作文《我真想不考试》一时间火了。舆论热议的核心除了这位小朋友的“离经叛道”,更在于作文中提到的“考试之痛”,让人头疼的考试能不能取消?悬在中小学心中的学习压力何时能减轻?以分数论英雄的评价方式何时能改变……这些是当代学生和家长[微博]的集体之问。

何绍勇举了个例子,比如按他的设想,未来高考录取,高考分数占50%,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占25%,综合素质评价25%。这时候只有高考成绩是录不到好学校的。因此,学生和学校就会把注意力转移到既要高考又要综合素质评价。

学生何时真正能减负?

就能明显感觉到变化

小学生考试作文

基础教育被应试左右

看了昝益帆的作文,何绍勇虽对这位小学生反映的“考试忧郁症”并不惊讶,但也难免唏嘘。“这足见基础教育阶段的考试和招生的改革已经到了多么必要和紧迫的时候。”

但他也表示,教育行政部门不可能因为有学生厌烦考试就取消考试。“关键是我们以后该怎么考试?”

3问

对于义务教育阶段的孩子们来说,并不存在选拔性考试,期末考试也属于第一类考试,应该并无压力。但为何在学生们那却变得如此“恐怖”?问题还是出在中考、高考上。”何绍勇认为,现在,所有的考试都被异化成了第三种,即使是小学期末考试的分数,在社会意识里似乎也成了影响学生上不了名校的因素。

期末考成绩为何仍见分数?

提倡口头作文

2问

本文由香港六和开奖现场发布于港澳台招生,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局严打校外培训,官员回应小学生考试